高先生與妻子的結婚照。
高先生與親友一起商量善後工作。
  事發江門市新會區,當地警方稱正調取監控視頻並展開排查
  結婚第三天,失蹤;失蹤五天后,新婚燕爾的女子浮屍1公裡外的魚塘。在江門市新會區,日前就發生了這樣一樁奇案。
  ■新快報記者 李紅雲 文/圖
  怪事發生

  新婚第三日妻子莫名失蹤
  昨日,新快報記者幾經周折來到江門市新會區古井鎮長安村,這個偏僻的村莊看起來一切是那麼的安靜詳和。然而,對於村口高家,因為媳婦去世,寧靜的生活被徹底打破。
  高先生是高老伯夫婦的獨生子,當記者見到他時,依然沉浸在人生的失落和對生活的絕望中。“11月11日早上7時30分許,我老婆出去倒垃圾,我喊她吃早餐,她叫我打包回來,說很快回來吃,哪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高先生向記者說。
  高先生說,出事那天是他和妻子鳳群新婚第三日。當天妻子早早起床梳洗好,因為按照當地的“三朝回門”的習俗,吃了早餐她回娘家。
  鳳群家婆告訴記者:“因剛起來,她身上沒有帶錢,首飾什麼的都沒帶,不像是自己走的。”
  高老伯說,房間里媳婦的衣服一件不少,身份證等證件也在家。入門以來,家公家婆對媳婦視如己出,一家人相處融洽,媳婦沒有離家出走的理由。
  家屬爆料

  出事後眾媒人反應不尋常
  據瞭解,高先生妻子鳳群是附近慈溪村人,兩村相鄰5公里左右,兩人是通過媒人介紹認識的,分別是女方兩個媒人男方一個媒人。婚前說好介紹費3000元,婚後媒人討要5000元,為此媒人還與高家吵過幾次。
  兩人從相識到結婚不到兩個月,所以鳳群在村裡認識的人並不多。鳳群失蹤後,高先生也曾回娘家的村裡找過。
  高先生說:“我回到家見不到我老婆我就想,可能她是在那個(男方)媒人家裡聊天,於是我就去她家找,走到半路,見到媒人夫婦正準備去上班,我和他們打招呼,他們就問我在幹嘛,是不是在找老婆。當時我都沒怎麼懷疑,後來想了想,就奇怪我都沒跟他們說我在找老婆,他們怎麼會知道我老婆不見了?”
  當晚的一個電話,更加重了高先生一家人的疑慮。
  高先生姑媽說:“當時大概晚上8時許,我們就打電話給女方的媒人,一打通我就問你是不是金姨,她說是,你有什麼事?我說想找鳳群說話。她問你是誰?我說我是鳳群的親戚。她就說,我不敢說啊,我又不認識你,我不敢暴露她。”
  高先生家人和記者說,打完這個電話後,他們就更加懷疑鳳群的失蹤是和這幾個媒人有關的。據高先生母親高婆婆表示,事發當日早上7時30分許,有人曾見到有幾個陌生人在高家附近出現。
  高婆婆說:“我有個親戚她說當天早上上班見到有兩個陌生男人和一個女人站在我家路口,其中那個女人好像跟媒人來過我們家,可能就是被他們拐去了。”昨日,當記者致電高先生所說媒人金姨家電話時,對方說記者打錯電話,隨後掛機。
  調取視頻監控並展開排查

  警方介入
  據高先生姑姐表示,在殯儀館親屬們看到鳳群左臉鼻梁邊很大的一顆黑痣也不見了。他們懷疑鳳群是被人所害,然後拋屍魚塘。
  據介紹,鳳群父母長期在廣州做生意,“都30年了,鳳群也常在父母身邊幫忙,他們一家在家鄉沒跟什麼人結仇。”鳳群叔叔趙先生對新快報記者說,他們目前還不同意警方做屍檢報告,要求警方調看從村裡到新會巴士的監控和該段路面的監控,他懷疑侄女可能是上了到新會的巴士,然後那3個陌生人也跟著上了車。同時趙先生表示,昨日新會區古井鎮警方回覆他說正在做相關視頻監控的調取並展開排查工作。
  在江門市新會區公安分局,當記者問到目前有什麼最新進展時,警方表示“現在還是法醫檢驗階段”。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高先生父親高老伯難以接受——
  “剛擺了26桌婚宴,怎麼會這樣呢?”
  高老伯是個典型的南方農村漢子,個頭不高,或許是因為家裡發生事故,說話有些有氣無力,行走也不是很有精神。對於突如其來的變故,他顯得十分悲傷:“剛擺了26桌婚宴,花了近7萬元錢,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事情怎麼會這樣呢?”
  高老伯說,媳婦雖然話不多,但見到長輩常常嘴很甜“阿叔、阿伯,阿婆”叫個不停,過門兩天來,也幫家裡做些事,一家人相處得很好。
  同樣的話,高先生的族人及親戚也這麼對記者說,在他們眼裡,鳳群跟高先生一樣,話不多但心很細,是個安分守己的人。
  高老伯說,高先生今年31歲,之前也相過幾門親事,但都沒有成功。高先生個子小巧,言語也少,在村附近的工廠上班。鳳群雖然是附近村莊的,但長期跟父母在廣州生活,兩人經媒人介紹後開始相處。結婚前鳳群到高家來過三四次,每次也住個三四天。“他們兩個都很中意,從認識到結婚還不到兩個月,但兩人相處很好。”高老伯說。
  高先生告訴記者,鳳群對他很親,常喊他“華哥、華哥”的,原本以為她是自己人生中永遠的一半,沒想到,結婚才兩天,第三天早上就離他而去了。拿著他們倆的結婚照,高先生黯然神傷。
創作者介紹

郭富城

xm94xmpx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