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記者 於麗爽 通訊員 華鍇)打今兒起,朝陽區金盞鄉所有村莊出租土地,價格不再是村幹部說了算,而是由區商務委、發改委、規劃委、農委等多個政府職能部門聯手審核,保住集系統家具體土地收益。
  朝陽區金盞鄉一片占地210畝的集體用地,多年來一直出租給一家馬術俱樂部,每畝年租金不到1500元。朝陽區制定租賃合同租金指導價標準後,政府出面為農村出租土地定價。按照新標準,金盞鄉經管站找到馬術俱樂部負責人,重新簽訂一份租賃合同,年租金一下子提高到105萬usb元,增加了3倍多。
  同金盞鄉一樣,朝陽區租辦公室為全區19個鄉的集體土地都制定了政府指導價。
  租金多少村幹部msata說了算
  朝陽是典型的城鄉結合部地區,農村住商不動產地區從三環一直延伸至五環外,其中集體土地面積約34.2萬畝。全區154個行政村,一半集體土地用於出租經營,租地的什麼人都有,既有知名的大公司和世界500強企業,也有一家三口經營的小作坊、小門臉兒。
  雖然地理位置優越,出租土地較多,但是一些農村地區並未因此真正獲利。“以前土地不值錢,村委會也有權簽合同,一畝地租金多少往往就是幾個村幹部說了算。”朝陽區農委相關負責人介紹,村支書“一言堂”,在京郊農村地區存在了很多年,往往村幹部大筆一揮,就將集體土地租了出去,只要面積、租金和租期說得過去就行,至於土地上發展什麼產業、集體利益有沒有受損,很少有人過問。
  與此同時,很多村又以商業機密為由,不對外公開土地租賃合同,導致農民對合同情況不瞭解,上級管理部門也難以掌握。加上一些土地租賃合同距今年代久遠,租金明顯偏低,農民並沒有因為大量集體土地出租而受益。
  210畝地長期低價出租
  馬各莊是朝陽區金盞鄉一個小村,由於場地空曠、綠化覆蓋率高,被一家馬術俱樂部相中,長期以年租金30餘萬元的價格租用著一片210畝的空地。“剛開始租的時候,覺得30多萬元是筆不小的收入,也就這麼一直租著。”一名村幹部說。
  可是,仔細算算經濟賬,馬各莊村並沒有因此獲得過多利潤。“平均下來,一畝地的年租金也就1500元,遠郊地區種地都能達到這個收入水平。”該村幹部介紹,加上村裡每年需要為這家馬術俱樂部周邊清運垃圾等,實際收益根本達不到每畝地1500元。
  為此,金盞鄉經管站工作人員找來馬各莊村委會和馬術俱樂部負責人,本著雙方各讓一步的態度,合理化調高土地租金。最終,長期低價出租的210畝集體土地租金由以往的每年30餘萬元增至105萬元,集體收益倍增。
  政府為租賃土地定價
  隨著農村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朝陽區的農村土地租金也越來越高。以臨近四環路的南磨房鄉為例,全鄉土地日租金達到每平方米3.8元,新建成的國家廣告園由於緊鄰CBD,日租金更是高達10元,即便價格這麼高,仍然供不應求。
  為了保護農民集體利益不受損失,去年,朝陽區農委、商務委、發改委、規劃委、工商等多個部門聯手,成立農村地區產業聯席會,由政府出面,制定農村租賃合同租金指導價標準,為農村地區的土地出租定價。按規定,用於發展一產項目的土地,每畝地的年租金收益至少5000元;用於發展二、三產業項目的土地,每畝年租金收益至少8萬元;地上出租房屋的價格,每平方米的日租金不低於1.5元。
  一年來,朝陽區多個鄉陸續調整了土地租金。其中,將台鄉將四環以里的地價漲到每畝70萬元,四環到五環之間漲到每畝30萬元至60萬元,五環外漲到20萬元至30萬元,僅此一項就為集體增收5300餘萬元;平房鄉審核、調整經濟合同75份,由此增加集體收益1190萬元。
  明年,朝陽區還將按照九宮格模式,縱向沿三環、四環、五環,橫向沿京承高速、京通高速,對9個區域分別制定不同的土地出租指導價,租金偏低、收益不高或者低產的企業不得落戶。  (原標題:朝陽定出土地租賃指導價)
創作者介紹

郭富城

xm94xmpx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