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市民爬梯子上橋,還給剛爬梯子上橋的人遞東西。CFP供圖渭河橫橋又叫草灘渭河大橋,坐落在陝西省西安市和咸陽市之間,計劃投資5.37億元,建成後將成為連接西安、咸陽的交通要道,可極大縮短兩地的通行時間。
  奇怪的是,這座大橋主體工程在2011年8月完工後,連接西安經開區尚稷路與草灘八路十字交會處這端的橋頭工程卻一直擱置,大橋成了“斷頭橋”,不但車輛無法通行,行人還需要借助梯子爬上三米多高的大橋,既麻煩又危險。
  行人每天爬梯子苦不堪言
  8日中午,記者來到渭河橫橋西安側的“斷頭”處。橋的東西兩側各有一個梯子,西邊的是鐵梯子,而東邊的則是簡易的木梯子。剛從西邊鐵梯子上下來的劉女士告訴記者,這鐵梯子是不久前才裝上的,之前只有那個簡易梯,爬起來梯子搖搖晃晃,人也顫顫巍巍,還有人摔下來過。
  短短十幾分鐘,記者就看到十幾位爬梯子上橋的行人,其中不乏老年人,甚至有抱孩子的婦女。
  除了爬梯子麻煩,想要從斷橋走回到大路也不容易,距離600米的“捷徑”全是土路,一下雨就泥濘不堪。走這條路不但要從高壓輸電塔下穿過,還得不時躲避來來往往的工程車輛,可謂“危機四伏”。
  “真不知道這橋是咋修的,本來想圖個方便,現在成了自找麻煩,”張全虎說,“就是想著這橋2011年能通,我才選在草灘(西安)這邊上班,早知道這橋修不好,還不如選個近點兒的單位。”
  車主不通車就當停車場用
  從梯子爬上斷橋,記者看到一堵牆,牆後面是一個臨時“停車場”。幾百輛自行車、摩托車、電動車停在裡面,還有不少汽車停在橋的兩側。看管車輛的劉師傅說,多的時候這裡停的汽車能綿延一二百米,非機動車能停三四百輛。
  “在西安工作,住在咸陽,車又騎不下去,不停這裡咋辦?”正在鎖車的張艷說,“一天交3塊錢,下班了再來取,我們單位好幾個同事都是這樣。”
  渭河橫橋是西咸一體化的標誌性工程,全長4275米,南起西安未央區尚稷路與草灘八路十字交會處,北連秦漢大道,雙向六車道,設計車速為每小時60公里,計劃總投資5.37億元。2011年8月至今,這座大橋的收尾工作一直擱置,已經修好的咸陽一側也不得不採取封路限高的措施防止司機誤上斷橋。結果,花巨資修建的大橋不但起不到通暢渭河兩岸的作用,更是淪為“奢侈”的停車場,也成為附近老百姓出行的一道坎。
  回應力爭明年8月建成通車
  據有關人士透露,渭河橫橋的“斷頭”問題,涉及徵地賠款,草灘八路尚稷路至渭河橫橋段的1公里道路建設共涉及5家企業拆遷,遲遲無法完工的原因,正是因為與其中兩家企業動遷談判進展緩慢。
  西安市經開區管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兩家企業今年已經和經開區管委會談妥,工程也已正式重啟。大橋施工方甘肅第二安裝工程公司表示,力爭在2014年8月讓渭河橫橋建成通車,並對近段時間因施工造成群眾出行不便表示歉意。
  對於修建便民通道的問題,西安市經開區管委會市政工程管理局一位負責人表示,引橋工程結束後,在不影響工程進度情況下,他們將先修建一條便道,以方便群眾通行。
  據新華社西安11月9日電  (原標題:誰讓民生橋成了斷頭橋?)
創作者介紹

郭富城

xm94xmpx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